First Visit to the Sichuan Earthquake zone July 2008

每次想起青川的孩子 – 以瑚(梁大媽)

12.08.08

每次想起青川的孩子,總是不知從何說起...

也許,因為我們和他們一起做活動的日子太短,其中沒有什麼值得自豪的地方,又也許,我們只是在那幾天輕輕地觸動了一下,沒有太深入的了解,就此離開。

也許,我們幾天的活動比較起在那兒和孩子們及失去家園居民一起同行同住的工作人員及志願者比較,我們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那幾天,我們哭過、笑過、互相擁抱流淚、安慰...

我們跳躍、舞動、高聲的歌唱、也默默地聆聽工作人員及大學生們的歎息。

海洋哥如泣如訴的古樂聲如微風輕輕撫動我們的心,把我們與大地緊緊地連在一起。

阿存和一班青年志願者以絃和唱出他們的不屈和堅強,在我們每人的頭上,雲彩在飛揚...

在馬鹿的夜空上,青川孩子的臉孔如一顆顆明亮的星星在閃爍,每一對眼睛是在告訴我們他/她每人對生命的冀望。

我們在青川的幾天做了什麼?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沒有做什麼,是那兒的工作人員、大學生、高中生、中學生及一班的孩子告訴我們,生命是堅毅,可貴。同樣更是可以同人分享。

在青川喬莊鎮的幾天,我們早上在板間房和小學生們做藝術活動,下午就培訓一班青年的志願者如何以遊戲、音樂及藝術帶領小組活動,並和他們一起編曲作詞、畫畫、編排短劇,兩天半後的晚上,更和他們一起在晚會上作了表演,明莊把幾天的活動,每一個孩子的臉孔都投影上了銀幕。孩子們和應著歌聲、把小草繪畫在大畫上。

摩天嶺上的小草 很堅強
因為有太陽 還有月亮的愛

狂風暴雨突然來臨 搖呀搖
小鳥的翅膀 被打濕了

小鳥小草是英雄
不怕風和雨
打痛了我身體 打不動我的心

小鳥和小草互相安慰
昂起頭 喚彩虹
彩虹說: 不怕不怕不怕
我們同在一起
對生活有了希望

大學生們都興奮極了、晚會後與工作人員和我們一起到街檔上吃宵夜,喬莊鎮第一小學的校長情緒更高漲,和我們高歌,喝啤酒、吃小炒,最後更吵醒了住在附近帳幕的人、勸止我們歌聲要小一點。

我們開心,因為一班大學生志願者用了回家探親的假期和災區的學生補習功課,他們說他們本也是窮孩子,更是少數民族,在鄉鎮中也是一步步的努力,考上大學,他們是這兒學生們的大哥哥、是典範(role model)。

我們開心,因為他們展示給我們看的,是一個未來中國的面貌,他們有敏銳的觸覺,深厚的文化根基,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有一顆關懷別人的心。

我們觸動的、是因看到與災民一起同行的宣明会同工及社區工作者、在她們疲累的工作中仍然以愛作最終的堅持。

在青川喬莊鎮最後一天的早上,一個小男孩帶我到他住的帳幕看。心很疼。他爸媽都在外地工作,地震後只回來看過他一次,他一直和七十多歲的爺爺住,老人家仍然堅守著沒有了水和電,搖搖欲墜的房子,而他的小帳幕在大院的一角,也許父母都不在身旁,分配到的地方是一個斜坡,只夠一張床傾斜地放著。每晚仍需要和姨母擠在一起。他很懂事,常常咧著嘴憨笑、前一天和他做小手偶活動時,因材料不夠分,叫他先和我紙張分派給別的同學,他也是樂意地去做,沒有如別的孩子那樣爭吵著要先做小手偶。

後來他和幾位小朋友拉著我們到處在瓦礫中串門子又要唱歌給我聽。

清脆的童音從他們口中傳出“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是個寶、、、〞聽著、看著、我心被溶化了。

孩子、其實我們沒做什麽,是你們替我們療傷。

第四天的下午我們乘車到了馬鹿,所有的災民仍是住在玉米田上的帳幕,宣明會搭了兩個大營房作兒童天地。那天晚上我們很快為孩子們表演了一些項目,阿存唱了香港少年人鼓勵他們的歌,明莊把美美姨(來自花蓮宣明會的同工)給他們拍的照片投影在布幕上,海洋哥的尺八又一次與起伏的山巒相結合。孩子安靜地看著、成年人也默默地觀望、他們看到的是對生命的讚歎、每一張面孔是如此的獨特、是美麗的創造同樣也因著關懷與愛、有了希望。

晚會結束時雨開始下。

那天晚上,雷響、閃電、雨的敲打聲不斷,加上隔鄰帳幕裏的人聲,初時也不太習慣、但是真的累了、慢慢也沈睡過去,半夜裏感覺地在浮動,很軟,沒有剛睡時的不平坦,到早上醒來,發覺原來整個帳幕下的田都浸了水,我們浮在田中,走出帳幕,就上了一課何謂水稻田,插秧等農務問題。^o^

那天早上如厠要爬上山坡上去,我第一次走的時候,在田中穿插,很小心地一小步一小步的走,泥濘都黏在鞋上,很重,很難走,到了平地時,一時輕率起來,就摔了一交,把海洋哥嚇了一跳,不住要扶著我、更不斷提醒我不要玩。後來有需要時就決定在玉米田中解決,不過還是很不小心,差一點就坐在水上,田中。(也許我真的是想來一次泥漿浴呢!)

其實這對我也是一個啟示、對所有的事不論大小、熟悉與否都不能掉以輕心、要一步一步小心地懷著戰兢的心去面對、作神的工作更應如此。

馬鹿的早晨,雨仍在下,我們和宣明會的同工及一班小義工作一些簡單的活動、也畫了一張畫,在互相祝福時,孩子緊握著我的手不放,我忍不住哭了,我一面說著祝願孩子的話,一面暗暗地憎恨自己的行為:我恨自己要「離去」,而又不停地說說會和他們同在(但是我們只是與他們同在三小時,感到自己很虛偽!)。最後我邀請阿存帶他們唱「我有個願望‧‧」,算是對自己也對孩子們的一聲祝福吧!

那天我們離去

把馬鹿孩子們對我們的祝福也一併拿走,我的願望是希望能看著他們成長、願望他們的願望成真。

我記得依偎著小程姐姐的女孩,她的願望是要做幫助人的社工

决志要做醫生的黃桃

小義工小猴子臨別時把我的行李托在肩膀上、他要做服侍人的人

要做記者的大姐姐

要做軍人、飛行員的小哥兒倆

一群只有十來歲的小義工,一一說出他們的願望,有要做廚師的,也有希望成為藝術家的,一邊聽的時候我們都流著淚,也笑著一一的祝福他們,因為孩子們眼目中的自信,我們捨不得

頭上的雲彩,我們雙手創建我們的未來

捨不得山川的美,大地的無限,我們也許只是那一小點,但因為你們的堅強,同樣也鼓勵我們繼續做下去,因為愛,我們願意成為你們實現願望的一部份。

Third Visit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至十八日,「全人藝動」一行二十四位藝術家踏足青川,在中國宣明會青川辨的安排策動下與當地的孩子、老師、社區工作人員和志願者進行視覺藝術、音樂、舞蹈及戲劇活動,受眾達一千人次。是次藝術活動旨在通過藝術創作,與參與者一起將臆念轉化為希望,從而獲得向前的力量,達至身心和諧。整個活動包括為期四天的「老師、志願者及社區工作人員培訓工作坊」(下簡稱培訓工作坊),及為期四天的「學生藝術工作坊」。

培訓工作坊在青川喬庄鎮進行,每天約六十名老師、志願者及工作人員參加。主持工作坊的導師為「全人藝動」主席梁以瑚、「動藝」駐團編舞及舞者王廷琳、自由音樂人何柏存及廣州「木棉劇團」核心成員蔡述群。開幕禮上,蔡與數名劇場導師透過戲劇,與參與者探討了如何面對災後的悲歡離合,有老師走到台上參與演出,場面動人。

為期四天的工作坊裏,各導師不但教授了以不同藝術形式帶領工作坊的具體技巧,亦讓參與者透過藝術整理自己的思緒和情感。

培訓工作坊結束後,老師及藝術家分別去到四所鄉鎮學校,與小學至初中生進行藝術工作坊。四所學校包括喬庄二小(位於喬庄鎮)、前進學校(位於前進鄉)、板橋學校(位於板橋鄉)及孔溪學校(位於孔溪鄉)。

今年三月,我們中間幾位藝術家曾探訪過青川的孩子,有孩子說出了自己的願望,其中一個孩子希望村庄是個機械大房子,能隨時變身,變成花園,變成遊樂場,變成能逃離危險的機械人,那就是他們的百變城市、快樂村庄。這個願望藝術家們一直沒有忘記。

這一次,有藝術家以此為藍本,根據學校及學生的居住環繞,再創作了屬於各個群體的村庄和村庄裏的故事。喬庄二小的學生用紙皮搭建了自己的「QQ村」,紙皮上全是他們親手繪的村庄景象。前進學校四面環山,學生就住在環繞著的山嶺上,他們說:「我們都很喜歡山。」於是他們一起在畫布上繪畫了色彩繽紛的山,各個山都有獨特的名字。藝術家為此山巒起伏的村庄取名為「山嶺居」。還有緣溪而建的孔溪學校,溪與學校中間是田地,許多學生每天都要涉水過溪去上課。在孩子的創作下,孔溪學校忽地化身成「YOYO溪」,且擁有自己的「YOYO溪」歌。

舞蹈乃是次工作坊少不了的原素。同行舞者除跟學生大跳嬉哈舞,亦為兩首原創歌曲編排了舞蹈,一首是依孩子願望寫成的「辣妹子」,另一首是於災後一周年寫成的「安魂曲」。 舞者另外亦編了宣揚團結與友誼的「握手舞」和「讓世界充滿愛」。這幾首舞蹈貫穿了八天的藝術工作坊,參與者身體裏的舞動細胞都被激活起來,跳出了快樂、溫柔、團結和愛。

Last Vis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