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梁軍老師(梁大媽) 的懇請下、自07年開始和周山村的婦女們開始以不同的藝術對話,以戲劇及創作布偶的手法探討婦女的性別與生理及心理健康。

09年一起創作大型藝術拼布「登封周山村的七仙女」,
並在北京「想像畫廊」Imagine Gallery於婦女節期間展出。

“我们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们生活在河南省登封市大冶镇周山村,是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这里地处山区,水源缺乏,
祖祖辈辈都是“靠天吃饭”。和男人们相比,妇女摆脱贫困的机会更少。
其实,我们也有自己的技艺。早些年,我们曾经跟着奶奶、姥姥、妈妈、婆婆学习绣花和织布。一到农闲时,姐妹们就聚在一起纺花、织布、刺绣。我们做出来的绣花衣、扎花鞋,定情的荷包,新娘的盖头,还有织出来的五彩土布,可漂亮啦!
可是,在现代物品的冲击下,这些人见人爱的东西越来越少,几乎已经找不到了。我们所掌握的技艺也越来越不被重视,不得不在经济上依赖“会挣钱”的男人,看着他们的脸色过日子……
我们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我们要证明自己也有“发展”的能力。恰巧,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的姐妹门来到周山,和我们一起探索妇女传统手工艺品的挖掘与开发。如果能让传统手工艺品进入市场,就能够增加我们的收入,改善我们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也能使我们的技术和能力得到证明,使老一辈的手工技艺传承下来。

刚开始,我们只能制作一些小挂饰(香包、葫芦、十二生肖等),花样简单,做工也不太精细,卖不了几个钱,因此常常遭到家人的反对。有的丈夫鼓动孩子哭闹,不让我们做活;有的丈夫还把我们绣花的图案偷偷撕掉。有些妇女动摇了,认为制作手工艺品只能挣几个小钱,不如外出打工。
虽然我们也看不清眼前的路,但我们几个姐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认准的事儿,一定努力做到底。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地研究新产品,不断更新图案设计,尝试新的针法,夜里躺在被窝里,也要在脑子里琢磨琢磨。这样,从最初的小挂饰,慢慢制作出了“少林童子功信插”、“少林武术壁挂”、“龙凤绣花拖鞋”、“女红提包”等等,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常常是产品还没有做出来,就有人订货了。
我们觉得,为了生存的劳动,我们是不得不做;而制作手工艺品,我们则是喜欢去做。不完全是为了挣钱,而是在手工艺品中寄托了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和感情,是一种美的享受。尤其是当我们知道自己的作品被外国朋友们珍爱、收藏时,我们别提有多高兴啦!

再后来,我们更懂得了,制作手工艺品并不是唯一的目的。在生产的过程中,还能促进妇女之间的合作,壮大我们的力量,提高我们的发展能力。于是,我们决定成立“妇女手工艺品开发协会”,摸索出适合我们的“合作经济”模式,提高我们对村里事务的参与程度。
2004年4月,在河南社区教育研究中心的协助下,我们正式成立了“周山村妇女传统手工艺品开发协会”,民主选举了协会负责人,共同参与制定了协会宗旨:“开发妇女手工艺品、提高妇女自身能力、活跃农村文化生活、促进妇女参与社区管理” 。
自协会成立以来,我们开展了许多活动。我们参加过“农村妇女手工艺品生产骨干培训”
“农村合作社培训”、“社区健康教育培训”、“让我们更有自信和力量培训”等等,还派出代表到陕西、甘肃,考察著名的“千阳手绣”和“庆阳香包”。

几年过去了,我们感到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我们的经济收入增加了,给孩子交学费,给家里买物品,给自己买件新衣服,再也不用低声下气地向丈夫伸手了,在他们面前说话也挺起腰板了。过去我们都是“仰视”他们,现在可以“平视”了。慢慢地,不少丈夫、孩子也加入了我们的工作,帮我们协会写招牌、为我们设计花型、图案,甚至有的丈夫看见妻子忙着刺绣,自己就下厨房做饭了。这在我们山区,还真的不容易呢!
更重要的是,在开发手工艺品的过程中,我们觉得自己思想开窍了,会动脑筋了,眼界开了,
胆子大了,见到外人敢说话了,心情好了,站得高、看得远了,在村里、家里的地位都提高了。

我们制作的手工艺品大致有三种类型:
一是收藏性产品:主要有“百花帐”、新婚系列——如新娘的盖头、兜肚、枕头等;
二是实用性产品:绣花拖鞋、名片夹、少林童子功信插等;
三是公益性产品:红丝带、便携式药包、环保购物袋等。

制作产品的同时,我们也开始自己学习设计。虽然不够专业,但有很浓的乡土味儿,受到许多人的欢迎,还被中外朋友带到了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香港、台湾。
我们为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

<周山村妇女手工艺品开发协会 景秀芳、冯瑞芬、谢春芳、周改云等>